我們的視角

OUR VIEW

[天驥行策劃關(guān)注]土地政策春雷響:國務(wù)院下放兩方面的用地審批權
日期:2020-03-24 16:33:48 點(diǎn)擊次數:100
0

2020年3月12日,國務(wù)院發(fā)布《關(guān)于授權和委托用地審批權的決定(國發(fā)〔2020〕4號)》(本文后述簡(jiǎn)稱(chēng)“決定”),以下,是關(guān)于該政策的關(guān)鍵內容、以及天驥行研究的相關(guān)理解:

 

兩方面審批權的下放
 

 


 

 
一類(lèi)是國務(wù)院可以授權的永久基本農田以外的農用地轉為建設用地的審批事項,授權各省、自治區、直轄市人民政府批準。
一類(lèi)是試點(diǎn)永久基本農田轉為建設用地國務(wù)院批準土地征收審批事項,委托部分省、自治區、直轄市人民政府批準。首批試點(diǎn)省份為北京、天津、上海、江蘇、浙江、安徽、廣東、重慶,試點(diǎn)期限1年。國務(wù)院將建立健全省級人民政府用地審批工作評價(jià)機制,根據各省區市的土地管理水平綜合評估結果,對試點(diǎn)省份進(jìn)行動(dòng)態(tài)調整,對連續排名靠后或考核不合格的試點(diǎn)省份,國務(wù)院將收回委托。

 

政策的重點(diǎn)及效用
 
決定”中所提及的審批權下放,是與2019年最新修訂的《土地管理法》內容呼應,屬于進(jìn)一步深化“放管服”改革的一項舉措。天驥行理解,其重點(diǎn)在于“增效”、而非放開(kāi)管控,即:在責權對等的前提下,地方政府的土地統籌管理責任更被壓實(shí)。
就此,自然資源部近日也在不同場(chǎng)合中詮釋、強調:“絕不意味著(zhù)放松用地審批當中的審查和監管”;“嚴格管控的原則沒(méi)有變”;“自然資源部將全面加強審批事中事后監管”;等。
2020年是全國各地推進(jìn)國土空間規劃的關(guān)鍵年,國土空間規劃強調“多規合一”,用地審批權的下放,可以提高規劃編制效率、做出接地氣的國土空間規劃。且對于已有投資項目處在預可研階段、受制于建設用地的地方而言,則能夠把“項目化”契入國土空間規劃工作中、提前研究土地問(wèn)題,對于規劃落地層面而言,是事半功倍的好事。
 
利好兩類(lèi)情況下的項目
 
根據天驥行研究的理解和分析,按照決定”中所下放的用地審批權,兩類(lèi)情況下的項目將獲得加快進(jìn)度的利好。相應地,預計這類(lèi)項目的投資也會(huì )升溫:
一種,是與“農”字關(guān)聯(lián)的建設投資。包括農業(yè)產(chǎn)業(yè)園、鄉村文旅項目等。利好尤其體現在首批試點(diǎn)地區里的三四線(xiàn)城市:擁有可轉建設用地的土地資源基數較大,可緩解引資項目中建設用地緊缺、或審批周期緊張的現時(shí)問(wèn)題。
一種,是與城市相連地帶、或城中村有集體建設用地等農地資源的項目。利好首批試點(diǎn)地區里建設用地捉襟見(jiàn)肘的一二線(xiàn)城市這些地方城鎮化率高、經(jīng)濟發(fā)達,土地資源緊缺最突出,市場(chǎng)投資意愿明顯。將部分農地資源轉為建設用地、可緩解城市用地緊張的問(wèn)題。決定”給了這些地方政府優(yōu)化資源、繼續打開(kāi)城市擴張之門(mén)的尚方寶劍。

 

天驥行延伸理解

 

 

        2019年8月,中央政治局會(huì )議曾首提“提升城市群功能”、“中心城市和城市群正在成為承載發(fā)展要素的主要空間形式”,意味著(zhù)中國城鎮化發(fā)展的政策導向發(fā)生重大變化。
       
此次用地審批權下放政策中的首批試點(diǎn)八省市,正涵蓋了京津冀城市群、長(cháng)三角城市群、粵港澳大灣區和成渝城市群。
        因此,2020年春天的這個(gè)土地政策春雷,
不僅是中國土地資源配置理念上的典型轉變,更是中國在城市間土地供給格局上強化經(jīng)濟引擎的一步棋。
       
預期未來(lái),如果首批試點(diǎn)省市在用地審批權的執行中“接得住”、“管得好”,國家會(huì )將用地審批權下放的地區名單擴大,陸續加入人口凈流入明顯、建設用地緊缺明顯的地區,如成渝城市群的成都、長(cháng)江中游城市群的武漢、中原城市群的鄭州......。在促進(jìn)資源向國家級城市群聚集、各地在騰挪土地資源上的實(shí)操過(guò)程中,中國的城市格局正迎來(lái)一次PLUS版的大變化!

?
咨詢(xún)熱線(xiàn):0755-83588318
更多頁(yè)面>>
[天驥行策劃關(guān)注]土地政策春雷響:國務(wù)院下放兩方面的用地審批權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0-03-24 16:33:48

2020年3月12日,國務(wù)院發(fā)布《關(guān)于授權和委托用地審批權的決定(國發(fā)〔2020〕4號)》(本文后述簡(jiǎn)稱(chēng)“決定”),以下,是關(guān)于該政策的關(guān)鍵內容、以及天驥行研究的相關(guān)理解:

 

兩方面審批權的下放
 

 


 

 
一類(lèi)是國務(wù)院可以授權的永久基本農田以外的農用地轉為建設用地的審批事項,授權各省、自治區、直轄市人民政府批準。
一類(lèi)是試點(diǎn)永久基本農田轉為建設用地國務(wù)院批準土地征收審批事項,委托部分省、自治區、直轄市人民政府批準。首批試點(diǎn)省份為北京、天津、上海、江蘇、浙江、安徽、廣東、重慶,試點(diǎn)期限1年。國務(wù)院將建立健全省級人民政府用地審批工作評價(jià)機制,根據各省區市的土地管理水平綜合評估結果,對試點(diǎn)省份進(jìn)行動(dòng)態(tài)調整,對連續排名靠后或考核不合格的試點(diǎn)省份,國務(wù)院將收回委托。

 

政策的重點(diǎn)及效用
 
決定”中所提及的審批權下放,是與2019年最新修訂的《土地管理法》內容呼應,屬于進(jìn)一步深化“放管服”改革的一項舉措。天驥行理解,其重點(diǎn)在于“增效”、而非放開(kāi)管控,即:在責權對等的前提下,地方政府的土地統籌管理責任更被壓實(shí)。
就此,自然資源部近日也在不同場(chǎng)合中詮釋、強調:“絕不意味著(zhù)放松用地審批當中的審查和監管”;“嚴格管控的原則沒(méi)有變”;“自然資源部將全面加強審批事中事后監管”;等。
2020年是全國各地推進(jìn)國土空間規劃的關(guān)鍵年,國土空間規劃強調“多規合一”,用地審批權的下放,可以提高規劃編制效率、做出接地氣的國土空間規劃。且對于已有投資項目處在預可研階段、受制于建設用地的地方而言,則能夠把“項目化”契入國土空間規劃工作中、提前研究土地問(wèn)題,對于規劃落地層面而言,是事半功倍的好事。
 
利好兩類(lèi)情況下的項目
 
根據天驥行研究的理解和分析,按照決定”中所下放的用地審批權,兩類(lèi)情況下的項目將獲得加快進(jìn)度的利好。相應地,預計這類(lèi)項目的投資也會(huì )升溫:
一種,是與“農”字關(guān)聯(lián)的建設投資。包括農業(yè)產(chǎn)業(yè)園、鄉村文旅項目等。利好尤其體現在首批試點(diǎn)地區里的三四線(xiàn)城市:擁有可轉建設用地的土地資源基數較大,可緩解引資項目中建設用地緊缺、或審批周期緊張的現時(shí)問(wèn)題。
一種,是與城市相連地帶、或城中村有集體建設用地等農地資源的項目。利好首批試點(diǎn)地區里建設用地捉襟見(jiàn)肘的一二線(xiàn)城市這些地方城鎮化率高、經(jīng)濟發(fā)達,土地資源緊缺最突出,市場(chǎng)投資意愿明顯。將部分農地資源轉為建設用地、可緩解城市用地緊張的問(wèn)題。決定”給了這些地方政府優(yōu)化資源、繼續打開(kāi)城市擴張之門(mén)的尚方寶劍。

 

天驥行延伸理解

 

 

        2019年8月,中央政治局會(huì )議曾首提“提升城市群功能”、“中心城市和城市群正在成為承載發(fā)展要素的主要空間形式”,意味著(zhù)中國城鎮化發(fā)展的政策導向發(fā)生重大變化。
       
此次用地審批權下放政策中的首批試點(diǎn)八省市,正涵蓋了京津冀城市群、長(cháng)三角城市群、粵港澳大灣區和成渝城市群。
        因此,2020年春天的這個(gè)土地政策春雷,
不僅是中國土地資源配置理念上的典型轉變,更是中國在城市間土地供給格局上強化經(jīng)濟引擎的一步棋。
       
預期未來(lái),如果首批試點(diǎn)省市在用地審批權的執行中“接得住”、“管得好”,國家會(huì )將用地審批權下放的地區名單擴大,陸續加入人口凈流入明顯、建設用地緊缺明顯的地區,如成渝城市群的成都、長(cháng)江中游城市群的武漢、中原城市群的鄭州......。在促進(jìn)資源向國家級城市群聚集、各地在騰挪土地資源上的實(shí)操過(guò)程中,中國的城市格局正迎來(lái)一次PLUS版的大變化!

?